首页 >> 各地 >> 人文西南 >> 区域特色
宋孝宗手诏现身川博 不足200字,却言辞殷殷
2017年10月27日 10:21 来源:四川日报 作者:吴晓铃 字号

内容摘要:宋孝宗手诏。在这卷不足200字的手诏上,宋孝宗情辞恳切,希望虞允文不要辞去枢密使的职务, “所请宜不允,不得再有陈请”,并叮嘱“春暖,卿比平安好”。时至今日,虞允文在仁寿的墓室依然尚存,并且世代有人守护。

关键词:四川宣抚;虞允文;现身;手诏;川陕

作者简介:

  □记者吴晓铃

  南宋,国人最熟悉的也许是朝廷偏安一隅,以及岳飞因“莫须有”罪名被杀的冤屈。鲜有人知,南宋也曾有一个颇有作为的皇帝,一心想要北伐收复失地,他就是宋孝宗赵昚。近日,四川博物院“翰墨至宝”馆藏书画精品展上,宋孝宗写给四川的抗金名将虞允文的手诏格外引人注目。这不仅因为宋孝宗写得一手漂亮的行书,手诏曾被明朝著名书法家文徵明等人收藏,更在于这位皇帝在手诏中的言辞殷殷,牵扯出一段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的唏嘘历史。

  手诏对象是四川抗金名将

  时隔近千年,手诏已然泛黄,但依然难掩其字潇洒俊逸。在这卷不足200字的手诏上,宋孝宗情辞恳切,希望虞允文不要辞去枢密使的职务,“所请宜不允,不得再有陈请”,并叮嘱“春暖,卿比平安好”。

  古时皇帝给宠臣的手诏,为示其亲厚,不乏清雍正给年羹尧“朕亦甚想你”这类直白的朱批,宋孝宗给虞允文的手诏,则可谓推心置腹。

  宋孝宗,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的养子。相较于坚持与金议和甚至不惜让岳飞枉死的宋高宗,即位后的宋孝宗不仅为岳飞平反,在军事上也以收复中原为己任。而手诏中的虞允文,则是他最寄予厚望的大将。

  四川博物院副院长甘晓介绍,虞允文是四川仁寿人,曾任四川宣抚使,官拜左丞相。让他一举成名的事迹,是他督战下大胜金军的“采石大捷”,史学家认为,此战一胜,令南宋晚灭亡100年。

  公元1161年,虞允文还只是一名中书舍人,当金兵来势汹汹打到安徽境内的采石(今当涂境内)以后,宋高宗派虞允文到前线慰劳将士。然而当虞允文到得前线,只见因主将罢职,三军无主,而金军正在完颜亮带领下准备渡江。尽管是一介书生,且任务只是劳军而非督战,虞允文仍然选择留下。他召集部将道:“朝廷养汝辈三十年,顾不能一战报国”,激起士兵斗志,将散处沿江各处的军队迅速统合起来,以1.8万兵力与15万金军决战于采石矶,并大败金军,赢得著名的“采石大捷”。在虞允文的乘胜追击下,完颜亮被部下所杀,金军最后退屯30里,并遣使议和。经此一役,虞允文在朝廷声名鹊起。

  “王师北定”终未成功引唏嘘

  公元1162年,宋孝宗即位。次年,便开始了对金国的正面军事行动,即“隆兴北伐”。然而因为部将不和,严重影响军心,宋军在符离惨败,于1164年达成“隆兴和议”。

  宋孝宗虽然因北伐失利,遭到朝中求和大臣的巨大压力,并且曾主动撤掉江淮守备,放弃四州之地,但心中还是想和金国开战。所以他一边训练军队,一边选拔主将,而既有军事才能、又不主张求和偷生的虞允文,自然符合宋孝宗的条件。

  此时的虞允文已是川陕宣谕使,并与同样来自四川的大将吴璘商议收复中原的大业。1165年,他被召回临安,任参知政事兼知枢密院事。两年后,再度出任四川宣抚使兼知枢密院事,并积极整顿正规军和民兵。宋孝宗的手诏,就是虞允文兼任四川宣抚使和枢密院事期间写给他的。

  甘晓说,从宋孝宗的手诏来看,他应该是对虞允文寄予厚望。事实上,虞允文几度被宋孝宗安排出任四川宣抚使,其实就是希望他能率军从川陕助攻,自己在淮南出师,兵分两路伐金。他曾对虞允文说“丙午(靖康)之耻,当与丞相共雪之”,并在虞允文1172年辞去相位再次出任四川宣抚使时,亲自在皇宫赐酒送行,并相约“若西师出而朕迟回,即朕负卿;若朕已动而卿迟回,即卿负朕”。1173年,他再度手诏虞允文,催促他发兵北伐。然而虞允文毕竟知道军需未备时不能轻易动手,恳请孝宗“相时而动”。但他自然也了解孝宗心情,于是日夜奔忙,最终积劳成疾病死四川。自此,整个南宋朝廷再没有合适的北伐人选,痛失臂膀的宋孝宗北伐愿望最终没能实现。

  在虞允文去世后,曾对拒不出兵的虞允文不满的宋孝宗到白石大阅,发现军皆少壮,才发现虞允文的鞠躬尽瘁,于是诏赠太傅,谥忠肃。时至今日,虞允文在仁寿的墓室依然尚存,并且世代有人守护。

分享到: 0 转载请注明来源:钱柜娱乐官网 (责编:张彦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首页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钱柜娱乐官网 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